5本武侠文 今天小编给大家讲述5本

发表时间:2019-3-1 15:03:00 手机版


  今天小编给大家讲述5本武侠文,内容太有趣了,喜欢小说朋友们挑灯夜读吧!
  第一本《武林店小二 》作者:简炜
  内容: 秦灵不知道江湖之事,自然也不懂什么洗髓经。马德禄虽然知道的不多,但洗髓经这种大名鼎鼎的内功心法,他还是略有所闻的。“老板,你没有搞错吧,阿锋怎么会失传已久的洗髓经?”马德禄不可置信地问道。 霍云郑重地道:“我不会弄错的,我曾是少林弟子,学的是少林的功夫。少林功夫都是衍生于易筋经与洗髓经,百变不离其宗,我能从阿锋的内力中感觉到一丝熟悉。何况普天之下,能够直接清除剧毒的内力,除了洗髓经,我实在想不到其它了。” 趁着霍云解释的时间,辰锋想好了一些说词,于是道:“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在京城流浪碰上了一位老人家。老人家看我可怜,于是收养了我。只是他同样居无定所,对我来说,只是增加了一位共同流浪的同伴。我与他相处不过几天,他用一本秘籍教我识字。原本我也没觉得什么,只当是一本识字的书牢记心中。就在几天前我昏迷的时候,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我照着记忆中秘籍的内容修炼,然后就不知不觉有了内力,至于什么洗髓经,我真的不知道。” 以前的混混辰锋会识字写字,只不过是混得时间久了,不知不觉就掌握了一些简单的字词,跟凭空捏造的老人和秘籍没有半毛钱关系。 “睡觉也能练功,真是闻所未闻啊!”马德禄一脸狐疑。 辰锋无奈地道:“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我把秘籍的内容说一遍,让老板看看是不是洗髓经吧……” 洗髓经的全部内容都在辰锋的记忆中,武学宝典没有规定不能传授给其他人,所以辰锋自然可以教给别人。 辰锋正要述说,霍云突然捂住了他的嘴巴:“不必说了,洗髓经乃少林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且失传已久,你是不可能学到的,今后谁都不要提起此事!”
  第二本《神剑慕容 》作者:北岳楼主
  内容: 当时牟祖赞徳见陈仪倒地,心想这是个好机会,想也不想就扑了上去,哪料得到这是陈仪故意卖的破绽。陈仪一见对方扑来,陡然跃起,一剑便往牟祖赞徳膝盖上刺去,牟祖赞徳毫无防备地中了一剑,大急之下,扣住手中棍棒上的机关,机关一开启,骷髅头上的眼窟窿、鼻窟窿、口中三处一齐喷出刺鼻的毒粉。陈仪料到对方有这一着,正要往后撤,哪知那毒粉性烈且强,忽然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但已顾不得了那么多,挑去对方手中的骷髅棍棒,手中长剑如灵蛇出洞,一剑接一剑地往对方双腿削出,虽不能视物,但依旧可以估摸出对方的走向。陈仪一套剑法打完,端的是疾、稳、准、狠,正是全真教的七星连环剑法,早把那裟罗尼的徒儿牟祖赞徳膝盖处刺得七零八落,血肉模糊,而他自己也是毒性攻心,头脑一片模糊,摇摇欲坠。  忽地两道人影奔来!  其中两人喊道:“牟祖赞徳,牟祖赞徳!”  两人身材高瘦,年龄相仿,连长相看起来都差不多。这二人身穿棕色毛裘,露出左臂,模样甚是凶恶,齐齐瞪住陈仪。  灰影一闪,一人站在陈仪面前,扶起他,道:“小师弟,你运功护体,别让毒性侵入肺腑。”正是全真教大弟子王重阳,说完扶着陈仪便离开。  先前那两人喝道:“往哪里走!”话还未说完,二人齐齐发掌打向王重阳。  王重阳真气运转,左手运功啪啪连着拍出两掌,将那二人击退三步,扶着陈仪走了几步,又觉那两股凌厉的掌风扑来,这一番较之方才的掌力力道猛了几分,他不敢轻易托大,叫道:“喝!”单脚在地上画了个圈站桩,左手画了个半圈,一掌推出,正是全真派的掌法‘天罡破魔掌’中的‘裂天掌’,连着拍出两掌,正中那二人的掌心,直把那二人推出七八尺远,正要扶着陈仪走开的时候,心里突然暗叫不好,赶紧推开陈仪,右掌虚引,身子在空中翻了一个筋斗,一掌拍在旁边的松树上,蓬的一声,那株松树登时断为两截,往后便倒。  王重阳暗暗纳罕,心道这二人的掌力如此霸道,倘若我没有及时将小师弟推开,这道掌力打在他身上,那可就麻烦之极。  大理国将军高至平见陈仪受了重伤,赶紧跑了过去,将陈仪扶到了一旁。  那边厢张齐和摩尼星已经交了十多回合,摩尼星掌法雄浑,虎虎生风,一掌一掌打出的威力真有开山劈石的境界,张齐见对方掌法刚猛,走的是沉稳雄猛的路子,不敢忽视,也以全真教里极其刚猛的掌法‘太乙无象掌’对付,这套‘太乙无象掌’属阳,王重阳使的‘天罡破魔掌’属阴,这两套掌法分开则是一阴一阳,若是二人同使,则是道家至高法典“无极”,其威力是单一掌法的十倍不止。  只见摩尼星将内力运于掌心,双腿微曲,一掌推了过去,张齐左手虚引,右手微缩,在空中顺时针转了一个圈,陡然拍出一掌。  四掌相交,蓬地一声巨响!  天地为之色变,大地为之震动!  这二人你来我往,均以极其刚猛的掌法对敌,也不闪躲,堪堪斗了二十回合才住手后退了几步。  摩尼星内功已经被耗得只剩下两三成,不敢再轻易发拳,心中也甚是佩服对手,问道:“你就是那个‘妙灵子’张齐?”  张齐此时内息已乱,早就眼冒金星,原来这‘太乙无象掌’力道刚猛,威力奇大,若是平时打一套后便要立即休息几个时辰才能再打,而如今他已经连着打了两套,身子早就已经超过负荷,倘若再用‘太乙无象掌’打十几回合,那时势必会大耗真气以致受重伤晕眩。
  第三本《霜暖长安 》作者:妯娌控
  内容:凌托着一坛酒进了屋,说道:“世叔,这是我们翠云楼的新酒。我特意在晌午之前赶回来,就是想先给家里人尝尝鲜……我加入翠云楼的事,三哥跟您说了吧?”“嗯,说了。你们准备用这酒做翠云楼的新招牌吗?”  “对啊,这是我从苗疆带回来的秘方呢。”  “小丫头,过来。”聂阳天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凌把酒坛交给下人,乖巧的凑过来,“大哥。”  “为什么收人家的谢礼啊?我不是事先提醒过你不要收吗?”  “大哥,你是不知道,他们两口子头都快磕破了,不收就跪着不起来,我也是没办法。再说,我又没真收,还倒搭了点儿进去。”  聂阳天看向沐怀仁,沐怀仁点点头。  “官府断错了案,你们知道真相,却又有苦衷不能说,结果害人家多关了两个月。”凌摸了摸自己圆了一圈的脸,“我帮他重开翠云楼,出钱出力,出秘方出主意,大热天跑前跑后的,还不是替你们补偿人家。”  聂阳天手痒的想上去掐她,却也被抢白的无话可说,装不出生气的样子了。  “区区一百两银子,不是我吹牛,一会儿你们尝尝那酒,就知道将来我保他一本万利的赚回来。”  “你以为赚钱这么容易?”  “知道不容易,我们是下了苦功的。我只提供了秘方,但放在哪里呢?汤粥菜酒面,我们每一样都试了十几种。东市西市的饭馆我吃了个遍,就是想了解京城的人喜欢什么口味。最后定的这种酒,可以说是百里挑一了。”  “我倒是想起一件事。除了你,翠云楼还有没有别人加入?”李太傅问。  “伍哥本想再找几个人入伙,可那些人说东市的酒楼太多,翠云楼的老主顾又已经被瓜分的差不多了,都不看好重开之后的生意。他们看在以往的交情上,倒是愿意借点钱给我们。但伍哥说,宁可自己多辛苦点儿,少雇几个伙计,也不愿为了那点钱欠着人情。所以最后就我一个人出钱了。”  “东家少也是好事。”李太傅点点头。  “我明白世叔的意思。当年逍遥楼就是参与的人太多,赚钱之后谁都想分一杯羹。分到手之后,又总有人嫌少。所以不管将来翠云楼赚不赚钱、缺不缺钱,我们都不会轻易让外人入伙的。”凌叹了口气,“我那个时候年纪小,什么都不懂,也帮不上忙。后来看了娘写的书,也是一知半解。现在真正做起来才稍微想通一点,原来过手的每一枚铜钱,不论是进来的还是出去的,都有那么多讲究。”  “如果将来有周转不过来的时候,就跟世叔说。”  “嗯,那我先替伍哥谢谢世叔。对了,世叔,这段时间我都在外面跑,确实是不应该。翠云楼开张之后我就没什么事了,以后有什么任务,尽可以交给我。”  “什么任务不任务的,先吃饭。”李太傅说,“不过你说的对,伍玉声经验丰富,他一个人看着就够了。两个人一起管,他又必然让着你,反而容易出问题。”  下人们把饭菜端上桌后,就照例关上门退到屋外。  凌给每个人斟了杯酒,瞬间满屋俱是酒香。
  第四本《丹心射天狼 》作者:乔胜昔.CS
  内容:不料到了晚上,段德普来到他和杜正平住的小院,庄侠宗心里一阵激动,忙给大师伯沏茶。杜正平对大师兄道:“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这脸不好看,正应了‘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句话。”段德普盯着庄侠宗看了一会儿道:“你的脸是天生的还是后来毁坏的?”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他这个问题,庄侠宗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犹豫好一会儿,为避免多费口舌,他撒谎道:“是天生就这样。”  说完,庄侠宗眼圈一红,几乎要流下泪来。  段德普见庄侠宗如此伤心,看了杜正平一眼,便不再多问,转入正题道:“我今日兑现诺言,传你一招剑法。”庄侠宗一听此言急忙跪在地上给大师伯磕头。段德普也不客气,等他规规矩矩磕完头问道:“你想学进攻厉害的招数还是防守厉害的招数?”  庄侠宗本欲直接说想学上冲剑法的招数,可转念一想,这样说太冒失,会惹大师伯不高兴。眨了眨眼,他才说道:“我和杜师叔第一次见面时,杜师叔用了很厉害的几招刺伤了几个坏蛋,我想学那里面的招数。”  此话一出,段德普看向了杜正平。杜正平用手亲昵地拍了庄侠宗的头一下,说道:“你小子口气不小,这几招可是上冲剑法里最厉害的几招‘剑惊风雨’、‘泣鬼哭神’、‘霸王斩’。”  段德普也笑道:“你这小子倒是识货,不过现在还不能教给你。我教你中冲剑法里的一招‘天女散花’,可配合着入门三招使用,到时候你自己领悟。”  庄侠宗虽有遗憾但也欣喜万分,那几招他也不过是说说而已,并不奢望现在就学到。  三人站到天井当中,段德普先将“天女散花”练了一遍。别看段德普身躯庞大,但却身轻如燕,宛如体形飘逸的仙子在夜空下翩翩起舞,刹那之间挽出无数个剑花笼罩在四周,真似天神下凡一般。看得庄侠宗手舞足蹈起来,杜正平也跟着鼓起掌来。  舞完之后,段德普开始给庄侠宗讲解此招的诀窍要领,顺便把三冲剑法的一些要领心得告诉他。庄侠宗听后大受裨益,顿时有醍醐灌顶之感。  很快,庄侠宗迫不及待地下场练习此招,段、杜二人心下都以为他太心急,但不愿打消他的积极性,便没有出言阻止。  此时皓月当空、通幽洞灵,庄侠宗心神通明,意念合一,使出浑身解数将“天女散花”练了出来,居然使得有模有样,颇有章法。只是剑花不曾舞过,耍不出那么多来。杜正平想要鼓掌,被段德普悄悄扯住了衣袖。  练完之后,庄侠宗恭恭敬敬走到两人身边,请师伯师叔指教,脸上并无半点骄矜之色。  段德普心下大生感慨:此子天资聪颖,若论脑子灵光恐怕还在我儿麒麟之上,只可惜不是我的弟子。  那日他要求庄侠宗三招之内打败冠良佐时,看似不经意地随手一指,实则是有心给庄侠宗提示,至于庄侠宗能不能领悟到他并不抱太大希望。令他惊喜的是,庄侠宗很快领悟到并完美实施出来,从那一刻起他就对庄侠宗好感大增。如今,一招难度颇大的“天女散花”庄侠宗在极短的时间内练得有板有眼、惟妙惟肖,怎不让他感慨?
  第五本《锦绣武林》作者: 刘耪
  内容:?李慕青道:“大家都不要光顾着看美人了,美人的提议大家觉得如何?”?李慕青突然这么一问,群豪这才反应过来,都觉得有些失礼,也不及细想成雨瑶说的话,都忙道:“不错,个好主意。”“很好,非常好的主意。”  ?李慕青心想,还是美人的话好使,这帮人看美人看的入了迷,怕是连想都没想,就说是好主意,这样倒也省事了。不过平心而论,成雨瑶提的这几个都是武林中颇有名望的武林前辈,请他们护剑倒也算合适,这小丫头倒也有些眼力,便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出发吧。”  ?凡生道:“这剑……”  ?虽然众人已经商定由杨天朔李慕青等一行六人护送金剑,但这毕竟是金剑,谁都想看上几眼,或是试上一试,所以由谁携带也是个麻烦。李慕青不等凡生说完,伸手将金剑连鞘拨出,抛向杨天朔,打断凡生的话道:“就劳烦杨掌门了。”  ?杨天朔接过李慕青抛过来的金剑,群豪都齐刷刷都看向杨天朔,不过大家既已经商定由这六人护剑,便也没人上前。杨天朔尚自迟疑,这可是金剑啊,虽然自己也想得到它,可毕竟这金剑还不确定真假,将它背在身上也不知是福是祸。就在杨天朔犹豫的当口,李慕青便已经从大石上跳下来,头也不回地挤向人群外,杨天朔只得背着剑跟了上去,凡生凡灭、还有群豪中走出两个人,大马金刀王诚志,南山寨寨主魏夫也跟了上去。

@2019 www.dlsanyi.com 版权所有
本站文章来源互联网,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