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十年首亏9.86亿 “阴阳合同”造成的影视

发表时间:2019-3-1 15:25:00 手机版


  “阴阳合同”造成的影视圈地震余波正在平息,处于“震中”的华谊兄弟在此时终于交上了去年全年的业绩答卷。
  2月27日晚间,华谊兄弟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公司去年总营收下滑1.23%,同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由上年的盈利转至亏损9.86亿元,下滑幅度达到219%。这也是华谊兄弟上市以来交出的最惨成绩单。
  华谊兄弟的惨淡业绩部分归因于包括商誉在内的资产减值。公司此前对深交所的回复中表示预计将计提超过9亿的商誉减值准备。值得一提的是,《手机2》的操盘方、冯小刚的公司东阳美拉也位列减值名单。而鉴于东阳美拉仍在对赌期内,这也意味着冯小刚或面临业绩补偿。
  对于东阳美拉是否顺利完成业绩承诺,华谊兄弟方面对每经记者表示东阳美拉的业绩情况会在发布2018年度报告时披露,相关数据以公告为准。
  位于北京朝阳区新源南路甲2号的华谊兄弟总部(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苏杰德 摄)
  上市以来最惨业绩 华谊兄弟去年净利润巨亏9亿元
  根据华谊兄弟2月27日晚间发布的业绩快报,公司去年营收总收入下滑1.23%,由上年同期的39.46亿元下降至38.98亿元,同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由盈转亏,由上年盈利8.28亿元下滑至亏损9.86亿元,下滑幅度达到219%。Choice数据显示,这也是华谊兄弟上市以来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首次亏损。
  图片来源:华谊兄弟2018年度业绩快报
  对于业绩惨淡的原因,华谊兄弟给出了两大原因。首先是影视娱乐和实景娱乐这两大主要业务板块不达预期。去年华谊兄弟上映的几部主要影片例如《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虫谷》等没有达到票房预期,电视剧也在开发过程中,没有完片播出;同时受到市场环境影响,在实景娱乐上的收款进度在各年之间有所差异。此外,公司也对包括商誉在内的资产计提了大幅的减值准备。
  位于苏州市阳澄半岛旅游度假区的华谊兄弟电影主题公园游览(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华谊兄弟的巨额亏损也引起了深交所的问询。华谊兄弟在对问询函的回复中提及仅在去年第四季度公司影视娱乐和实景娱乐的收入下降均较上年同期超过5成。
  东阳美拉遭商誉减值 冯小刚恐面临业绩赔偿
  值得一提的是,华谊兄弟在对交易所的回复中透露,上市公司对冯小刚的东阳美拉也进行了商誉减值准备。2015年,华谊兄弟曾以10.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冯小刚和陆国强合计持有的东阳美拉70%股权,那时东阳美拉仅成立2个月,由冯小刚持股99%。
  由于东阳美拉的净资产仅为-5500元,华谊兄弟对东阳美拉的收购也形成了超过10亿元的高额商誉。根据华谊兄弟对交易所的回复,经过初步测算,华谊兄弟打算在2018年年报中对包括东阳美拉在内的公司计提大约9.7亿元的商誉减值。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东阳美拉仍然处在业绩承诺期内,此次东阳美拉遭遇商誉减值也意味着冯小刚或要面临业绩赔偿。
  图片来源:华谊兄弟2015年收购东阳美拉70%股权的公告
  至于如何赔偿,华谊兄弟曾在公告中提出冯小刚将以现金方式补足东阳美拉没有完成的业绩差额,或者采取目标公司认可的其他方式。
  公告显示,《手机2》也正是东阳美拉的项目之一。2018年6月,崔永元在微博上曝光影视行业内的阴阳合同潜规则,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而爆料的导火索正是出于对冯小刚导演、范冰冰主演的《手机2》的不满。
  Choice数据显示,2018年6月之后华谊兄弟的股价就再也没有回到过8元,并在去年10月份达到了市值的最低谷115.99亿元,只有大约2018年开年市值(246.93亿元)的一半。随着A股市场的整体回暖,目前公司市值已提振至150亿元左右。
  在春节之前,面对券商的联合调研,华谊兄弟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王忠军)也公开坦承“2018年华谊兄弟遭遇上市以来最大的一次冲击”,并全面反思了华谊兄弟所犯的错误。
  王中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王中军也提及要回归主业,他本人也要回到电影公司的前线。“通过这次交流我也下定决心,从2019年开始我会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从孵化开发到宣发落地,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而且我要正式回到电影公司的绿灯委员会,拥有一票否决权。”王中军表示。

@2019 www.dlsanyi.com 版权所有
本站文章来源互联网,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