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文:前世被渣男所害 总裁文大家好

发表时间:2019-3-1 16:53:00 手机版


  总裁文
  大家好,小编今天给大家推荐是总裁文:前世被渣男所害,今生意外被狼性总裁叼回家,强行生崽子,超级甜宠的小说,非常的好看的总裁小说哦~
  ↓↓↓点击下方卡片即可免费阅读↓↓↓
  短评:总裁宠文,前世被渣男所害,今生意外被狼性总裁叼回家,强行生崽子,从医院回来的路上萧云蝉便感觉浑身无力,镜子中的自己脸红的好像猴屁股一样,伸手一摸额头简直跟个火炉似的,萧云婵往床上一倒,浑身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真是病来如山倒,她怎么就发烧了呢。家里没药,萧云蝉也懒得出门,素性就在床上窝一晚算了。半夜时候,萧云蝉难受的实在受不了,随手摸到手机只好跟自己的好朋友苏小媚打了个电话,但愿这个疯丫头能够良心发现过来照顾自己一会儿。傅御南一大早就来到萧氏公司,可都已经十点了这个女人层然还没来上班,打电话也是关机,因为上次被绑架的事情傅御南索性就直接去萧云婵的家,不管如何,他现在是一定要见到萧云婵。“boss,要不要这样?”难道不应该是萧云婵过来见boss吗,她好大的架子居然要让boss去见她,这个萧云婵是不是有点瞪鼻子上脸了。傅御南的脸色冷的快要冻死人,江左从后视镜里偷看了一眼,吓得不敢再出声。到了萧云婵的家门口,江左主动请缨去开门,让傅御南在旁边等待,本来江左心里就窝火,因为萧云蜂害自己被傅御南眼神警告心中受到惊吓,他终于找到机会能好好跟这个小丫头发泄一番了。
  ↓↓↓点击下方卡片即可免费阅读↓↓↓
  短评:总裁宠文,她已经结婚了,江娜依明知不该这么问,却想确认一下她和另一人的关系:“你跟白丘亭真的结束了?”“你不是早就知道吗?”案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花盆,陶然开始为小维菊找归宿。“我的意思是……你们分手属于哪一种?是一别两欢各自安好还是老死不相往来?”江娜依问的小心翼翼,引起了陶然的怀疑,“你到底想说什么?”“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暗暗替自己捏了把汗,江娜依催着她回答。她明显有事情瞒着自己,陶然快快道:“后者。”“完了完了.…”江娜依候恼的嘟玻着,“这下惨了.…”她越说声音越低,陶然见她面露难色,直觉她遇到了难处,急忙追问:“你叨叨咕咕说什么呢?什么完了惨了的?把话说清楚。”“陶陶,我以为你和白丘亭闹分手是闹着玩儿的.….谁成想,你连老公都有了。早知道我就不……哎呀,这个怎么办呢!”捂着脸,江娜依不停的自责,却搞得陶然一头秀水。把室友的手拉下来,她一瞬不瞬的看着江娜依追问:“到底怎么回事儿?”“前阵子,白丘亭开咖啡馆找我,碰巧撞见房东催缴房租。我们这条街都是按季度交租子,这你是知道的。当时我手头紧,没有那么多现金,就拖了半个月,寻思手头宽松了再交钱。结果……我的金毛咬伤了人,我给人赔了医药费,钱又不够了。”苦着脸,江娜依回想起前阵子的遭遇,整个人都不好了。“赶巧那天房东收租金被白丘亭撞上,他二话不说就给老板写了一张支票。打发走了房东,他就问我是不是周转困难,我就很没出息的点了点头。当天他啥也没说,第二天就送来了五万块。
  ↓↓↓点击下方卡片即可免费阅读↓↓↓
  短评:总裁宠文,在她面前的欧阳靳总是那般霸道。他拽着颜诺琪的胳膊,就要走。颜诺琪想要挣扎,可是她一个女人,力气怎么可能敌得过他。在努力无果之后,干脆欣然接受。还好,开车的并不是欧阳新。“往里靠一靠。"颜诺琪一愣,抬起头,看了一眼还站在车外的欧阳断。他的衬衫上因为雨,有些地方已经能够看到他古铜色的肌肤。她才发现,刚才出来的时候,他将自己的外套搭在了她的身上。还算是有绅士风度。颜诺琪在心里想着,鬼使神差地向左侧的位置那了过去。欧阳靳低身进入车子里,一股好闻的味道飘到她的鼻尖。“别以为这样,我就可以原谅你。”颜诺琪的手把在车把手上,车窗上形成一个个小水珠,像是做游戏一般,向后一个接一个地滑落着。欧阳新明显地一愣,转过头,深邃的双眸闪现一种惊讶。这个女人,说什么?颜诺琪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用手拢了拢头发,一脸严肃地说:“你现在气消了么?”“算吧。欧阳新眼睛眨也不眨地说着。听着他的口气,算是好了不少。“那就好。”
  ↓↓↓点击下方卡片即可免费阅读↓↓↓
  短评:总裁宠文,这一次,易骁然没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将她的小脑袋往怀里深处埋了埋,堵着她的嘴,易骁然借口还有事,跟自家父母交代了几句后没多做停留,直接带着顾锦昕就出了易宅。回去的路上,两人之间沉默一片。顾锦昕志忑不安的缩在副驾驶位上,眼角的余光三番两次地撒向左侧,那个一脸平静的男人。车内的气氛静谧的可怕,她很想说点什么来打破它,可惜就自己那少得可怜的智商,到现在也没想出什么很好的言辞来缓解目前的尴尬。咬着下唇纠结了半天,她干脆碱罐子破摔,当场认罪:“好啦好啦……我知道我今天的行为称不上完美,甚至是糟糕到了极点,差点坏了你的事……可是,你也有错啊!商量都没跟我商量,就收下了你妈给你的户口本,我……我被你那动作给吓傻了,慌了手脚了嘛!”“吱-—”回应她的,是易骁然急促的刹车声。停车的一瞬间心脏骤停,她条件反射的向前倾斜,被胸前紧束的安全带勒得一阵疼痛后,又蓦然开始往后缩。人都还没缓过劲来,连同大片阴影一齐朝她压下来的,是易骁然那张惑人心弦的妖兢脸。她歪着身子双手捂胸,脑子逼一片,满脸无措的望着距离她眼前不过几寸距离的男人,牙齿滋滚的打额:“易骁然!你……你,你想干什么?”“顾锦昕。”男人声音低沉悦耳。“啊……啊?”她微张着小嘴,呆呆的模样对他来说简直是可口极了。心下微沉,他最终打定了主意:“顾锦昕,你要不要嫁给我,跟我结婚?”蔓越莓的甜筒最近更新:03-0115:37
  简介:基于原创 奔向美好新生活作者最新文章古言文:姜武大闹婚礼,招摇身受重伤,厉尘澜为爱下跪奉上万钧剑03-0116:19总裁虐恋:她被查出肝癌后签下器官捐赠,却被医生告知缺失一颗肾03-0116:07豪门虐恋:查出肝癌晚期后他跪地求婚,她身穿白婚纱病房举行婚礼03-0115:58相关文章华为Mate X斩获MWC2019最佳新联接移动终端大奖手机中国03-01尴尬!看新《倚天屠龙记》脸盲发作 金庸剧翻拍全成网红脸!百度娱乐热点02-28中传保安向老教授学播音 学生: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手机中国网02-28知情人士 Uber和Lyft两家企业即将IPO中关村在线03-01星巴克猫爪杯0.07秒被秒光手机中国网03-01设为首页©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读 意见反馈 京ICP证030173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01号返回顶部window.onload = function () {var contentContainer = 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container');var bottomContainer = document.getElementById('bottom-container');var rightContainer = document.getElementById('right-container');var minContentHeight = window.innerHeight - bottomContainer.offsetHeight;if (contentContainer.offsetHeight

@2019 www.dlsanyi.com 版权所有
本站文章来源互联网,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