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别无选择散文

发表时间:2019-6-12 20:50:00 手机版

那时,我别无选择散文来自散文2019年最新推荐。更多相关资料请关注此类别。
  面对着一湖冰冷的冬水,我没有选择。
  天刚亮,风起劲地刮着,将一种刺骨的冷从天边带来,直沁入人的心底。湖边高大的桉树上,有黄叶支持不住了,无奈地飘落下来,或停在堤岸上,或飘进湖水里。看着堤上铺着的树叶,我后悔没有将铁钎带来了。其实,后悔没有带来铁钎那是为自己可以在岸上多待一会儿找的借口。这会儿,我必须将裤腿儿高高地绾起,小心地下到水里去。只有双腿泡在水里,才能就着岸边那块平整的石头,洗净背来的衣服。
  要是在夏天,水再深也不是问题,泡在水里应该是一种享受,可现在是冬天,水田边上都结起了一层薄冰,经常都有同学提着用稻草拴起的冰块到学校里来玩儿。那时的冬季,似乎比现在寒冷得多。
  清晨,母亲的那声叹息将我从梦中唤起时,外面总是蒙着一层薄薄的雾霭。天还很黑,远处隐隐传来公鸡的啼声。设在阶沿上的风箱灶已经点燃了,随着风箱有节奏的“吧嗒”声,灶里吐出了火苗,急切地期待着铁锅里唱起深情的歌来。
  冬季是难熬的。供应的煤太少,不能生烧煤球的炉子,只能用省煤的风箱灶。母亲的手有严重的风湿,拉动风箱时,从并不密闭的箱体中窜出的风,刀子似地刺着她的手,如果没有人换下她去拉风箱,等饭煮熟,她的手就僵得动不了了,非得用另外一只手来将指头一一分开才行。
  两个姐姐在学校驻读,只在周六才回家。周日早上是她们补觉的时间。母亲的那声叹息,显然不是针对她们,而是针对我的,自然只能由我来接着。于是,赶紧地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穿好衣服接替起母亲,拉起了风箱,也拉开了一天的忙碌。
  风箱是廉价的,拉杆与箱门结合得不严,朝前拉时,总有一股风从里面往外钻,冰冷的风刺在手上,且总是吹着固定的部位,那滋味的确不好受。
  将手朝外衣的袖子里使劲缩着,躲避着那股邪风,风却无孔不入。锅里的水还没有开,手已经冻得冰冷。灶垒在室外,拉风箱的人就坐在门口,室外的冷气毫不留情地打敞开的门中涌进来,坐不多久,浑身上下就冷透了。锅里开始冒热气了,母亲将米下到锅中。这个时候,需要大火的配合,于是,我的风箱也拉得更勤了。天色渐明,外面有鸟儿的鸣声传来,我喂养的那只八哥已经挂在了外面的一棵桉树上了,这会儿也从睡梦中醒来了,发出一阵悦耳的鸣声。
  今天,我还有一件大事要做,那就是将一背兜衣服背到莲花池去洗。整个宿舍只有两个水龙头,且开放的时间只限于早中晚三次。水需要花钱去买,在家里洗衣服就得用大量的水,这是不现实的。你得将衣服背到小河边或那个叫莲花池的人工湖边去洗。
  母亲的手不能拉风箱,自然也不能用冷水洗衣服。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的姐姐们,都会换下穿了一周的衣服,这样,全家人换下的各式衣服,就得装满一个竹子编的背兜。
  女孩子并不适合在冬天里泡在冷水中洗衣服。除了不能让有心脏病的大姐去洗之外,也不能让二姐去。因为生下她之后,母亲就得了重病,一直没有奶水。是奶奶用红薯和小米粥将她喂养大的。在母亲的心里,一直都有一种亏欠了她的情结,她就是害一下懒也是可以原谅的。
  来不及等着吃早饭,我得早点去,去晚了就找不到好洗的地方。将里面的衬裤脱了下来,只穿着一条单裤。在莲花池洗衣服,两腿都得要泡在水里,穿了衬裤不方便。在母亲关切的目光注视下,我将背兜背了起来,一头扎进了牛奶般的白雾中。
  天冷得畅快,冰冷的风吹拂着脸颊,又从脖子处朝下行,与我争夺着那点可怜的热量。我家所在的大院地处郊区,从大院到莲花池有近千米的距离。没有路灯,小道只现出灰白的影子,四周的一切都在晨雾中朦胧着。
  一路都有小鸟作伴,它们或在树上啼着,或在路旁跳跃着寻找吃食。见我走近,有些不情愿地飞上一段,又在前面等着我到来。
  莲花池是一个面积达很大的人工湖,虽说没有莲花,与名字不相符,但里面却养着许多的鱼。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渔场的人架着小船,带着鱼鹰出来,捕上一些,供应给特定的客户。有的时候,那些工人也带着水獭出来捕鱼,这就更吸引人的眼球了。如果捕鱼时,恰好我在莲池捡树叶,就会站在岸上看一会儿,一饱眼福。可是这会儿天色还早,不会有人来捕鱼的。就算是有人捕鱼,也容不得我多看,我得要和那背兜脏衣物较劲。
  天色尚早,我常去洗衣的那块石头静静地等候着,赶紧将背兜放下,把裤腿卷到大腿处,用手试了试水温,一咬牙,就慢慢地踩了下去,直到站在了水深处那块长方形的石头为止,然后又是另一条腿来重复这个动作。
  一种刺痛从水下传了上来,沿着赤裸的双腿迅速地掠过全身,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扭曲,身体立即用肌肉收缩的方式来对抗这种意外的寒冷,颤抖在所难免。双腿的感觉最明显,那是一种深入了骨髓里的冷痛。
  既然躲不过冰水的侵袭,就只有尽快适应它。我知道,只要挺过最初的二十来分钟,那种刺骨的感觉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一种湿热的体验。这种情况可以持续两个小时左右。到那时,我的衣服也可以洗完了。于是,赶紧动手,将衣服先在水里搓洗一遍,就在石头上打起了肥皂来。
  那时,在莲花池洗衣服的人很多,但一早就去的洗却很少。我经常会遇上一个个子不高的阿姨。今天我刚下到水里,又见她来了。朝着她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或许是那时的我太过瘦小,引起了她的恻隐之心,洗着洗着,她就问我道:“你家里就没有其他人了么?”
  “有呀,一大家子呢。”
  “那你是老大?”
  “不是,老三。”
  “那就不对了。为啥大的不来洗呢?”
  “大的是两个姐姐。”
  “那就更不对了。怎么姐姐不洗让弟弟来呢?”
  “大姐有病呀,心脏病。”
  “哦,难道二姐也有病?”
  我无言以对,只能笑笑,专心洗起衣服来。
  那阿姨却还在我身边唠叨着,诉说着她的不幸:一儿一女一个比一个懒,没有人来帮一下她。但接下来却又说:“我才舍不得让他们来这里泡冷水呢。嫩骨头嫩肉的,要泡出病来。”
  我只是洗着,听着。
  当太阳升起来,把金箭般的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时,我终于完成了这周的必修课,接下来,该去完成另外一项工作,那就是寻找发火的树叶。从家里走之前,我就看了看放在灶后的那个包装箱,里面的桉树叶已经不多了。
  听人说,泡在冰水中是会落下风湿病根儿的。但我别无选择。既然无法让母亲去承担这种工作,也不想和驻校的姐姐们计较,就只有自己承担起来。这也是我,一个小男子汉的责任。
  不幸的是,这种说法在几十年后居然成了现实。当疼痛成了一种常态,成了一种习惯时,我总是会想起童年和少年时代所发生的事情。它时时提醒着我,那个时候一个简单的洗衣,都是那么的不容易。
s(content_bottom);上一篇:精神成长的足迹散文 下一篇:不该烦恼的烦恼散文 相关文章大自然的美散文醉美江南高中优美写景散文这个世界因爱而美情感散文赞美那些小草吧散文水仙物语抒情散文秋唯美哲理散文描述四月的唯美散文有关于七夕散文有关红叶的唯美散文悲观也美散文思念,是那样的美散文种棵树收留旧时光散文热门文章快乐五一作文400字王小波散文《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父亲写的散文诗》感悟名家短篇散文精选春节随笔散文描写春天景色的散文丁立梅散文摘抄董玉方《父亲写的散文诗》关于名家写的过年的散文关于元宵节的经典散文关于春节的唯美散文关于冬至的散文精选s(related_bottom);s(right_top);最新文章 曾经再美,亦只是曾经情感散文 读雨的唯美散文 赞美叶子的散文4篇 四季之歌散文 我变了散文 凄凉人心萌萌美的散文 写雨的古风抒情散文 岁月因静而美散文s(right_mid);推荐文章岁月因静而美散文关于梦想的唯美散文3篇关于初夏的唯美散文大自然的美散文醉美江南高中优美写景散文这个世界因爱而美情感散文赞美那些小草吧散文水仙物语抒情散文s(right_bottom);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6-2019 dlsanyi.com dlsanyi.com 版权所有 手机版
document.write('');document.write('');

@2019 www.dlsanyi.com 版权所有
本站文章来源互联网,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